总站 [切换站点]
A
B
C
D
E
I
J
K
L
M
N
O
P
Q
R
T
U
V
Y
Z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实时新闻  >  新闻头条  >  夏利告别A股丨与博郡合资造车前途未卜
夏利告别A股丨与博郡合资造车前途未卜
2020年06月24日 22:49   浏览:0   来源:同城e哥

天津博郡或迎接盘侠。

文 | 左茂轩

1999年登陆深交所的夏利,是中国最早上市的车企之一。20年后,曾经创造辉煌的一代国民轿车,即将与A股告别。

6月22日,于6月16日停牌的*ST夏利(000927.SZ)复牌涨停。股价飙涨的原因在于,6月18日,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议案,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由一汽股份变为铁物股份。

2019年,经营不善的一汽夏利做出两项重大决定:一是通过混改,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利用现有的厂房、设备、部分人员和生产资质,继续从事汽车制造和销售业务;二是通过资产重组,将上市公司“壳”资源划转给中铁物晟。

从*ST夏利6月20日晚间公布的一系列公告来看,其正在继续积极推进与中铁物晟的资产重组事宜。同时,也在继续深化公司人事改革,研究安置下岗员工的方案。

展开剩余86%

不过,一汽夏利对重组方案进行了调整。业内猜测,调整原因或与近期传出资金链断裂传闻的博郡汽车有关。

一汽股份拟将其持有的一汽夏利43.73%的股份无偿划转给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物股份”)。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标的及资产范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对方等均发生了变化。

此外,根据新的重组计划,一汽夏利将资产划转给全资子公司夏利运营,同时,根据“人随资产走”的原则,一汽夏利全部员工原则上根据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员工劳动关系转移接续方案一并转移至夏利运营。夏利运营100%股权及鑫安保险17.5%的股权,将直接过户给一汽股份指定的承接方一汽资产。

对夏利而言,挥别A股之后,造车的梦想依旧还在。但合资伙伴博郡的困境,也让天津博郡的未来生死未卜。

“夏利”走向何处?

2002年6月14日,一汽集团与天汽集团签署重组协议,天汽集团旗下的天津夏利、华利汽车以及与丰田的合资公司,并入一汽体系。

“天一重组”之后,在时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一汽夏利总经理许宪平的带领下,一汽夏利一年后就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并在2005年成为国内第一家年销量突破20万辆的轿车企业。

不过,在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之后,一汽夏利开始走下坡路。由于种种原因,局限在低端经济型轿车领域的夏利,产品和技术逐渐落后,加之在一汽集团内部,夏利和一汽轿车本身就存在着内部竞争。夏利错失市场良机,销量开始逐年下跌,走向没落。

2013年起,一汽夏利陷入连年亏损,为了保住上市公司壳资源,多次变卖资产“求生”。此前,一汽夏利曾持有一汽丰田高达30%的股权,但由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亏损严重,一汽夏利在2016年8月决定将一汽丰田15%的股权出售给一汽股份,获得25.61亿元的资金,用于发展自主品牌。2018年3月,不堪重负的一汽夏利,又将剩余的15%股权出售给一汽股份。自此,一汽夏利手中再无优质资产。

2017年,徐留平入主一汽,开始大力改革。其中,在自主板块,徐留平把工作重心放在了红旗上。

与此同时,一汽夏利则开始一系列变卖资产、重组的动作。

2018年9月27日,一汽夏利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母体公司南京知行,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南京知行需向一汽夏利支付一汽华利的8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5462万元)。

2019年,一汽夏利宣布与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可以说,对于合资公司,一汽夏利拿出了几乎“全部身家”,并且只是合资公司的小股东。另一方面,一汽夏利的“壳”资源,则划转给中铁物晟。

用更加通俗的话来说,博郡将接盘一汽夏利的主营业务。同时,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也扫除了同业竞争的障碍。

按照原来的计划,一汽夏利的大部分员工也将随资产一并转入合资公司,夏利也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然而,年轻的博郡汽车,并不具备接盘的实力。

员工安置难

对于一汽集团和一汽夏利来说,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之后,如何安置员工成为一大难题。

2019年底,一汽夏利召开了职工代表大会,商讨员工的未来去向。简单来说,分为内退、待岗和去往合资公司三个方向。

“50岁以上的男员工和40岁以上的女员工,大约有1000多人内退。目前留在一汽夏利的人有100多人,300多人待岗,还有800人去了合资公司。”一位熟悉一汽夏利的业内人士对智库君表示。

一位待岗的一汽夏利员工告诉智库君,目前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只有980元,社保、医保等一度被断缴。

今年5月,一汽夏利成立了夏利运营公司,计划将资产、负债和人员全部转入夏利运营,并为此再次召开职工代表大会。但是夏利运营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并且也未形成妥善的员工安置方案,部分待岗员工对此表示担忧。

一次参与职代会的员工告诉智库君,此次职代会有一汽集团总部的领导参与,而员工们也表达了相关诉求。

根据*ST夏利新的公告,夏利运营的注册资本从100万增至5000万,并将过户给一汽资产。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给予了内退及待岗员工一定保障。

根据*ST夏利此前发布的公告,有832名员工自愿与一汽夏利解除劳动关系,并与天津博郡签订了劳务合同。

然而,这些去往合资公司的员工并没能如期上岗。根据博郡汽车此前对外透露的信息,旗下的首款车在2019年年底投产,2020年一季度开始交付。

不过,有天津博郡的员工告诉智库君,新的合资公司还未对工厂进行改造,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新车投产的时间仍未可知。他还告诉智库君,从一汽夏利来到天津博郡的员工已经数月没能拿到工资。

事实上,博郡汽车正徘徊在生死边缘。

“博郡汽车目前遭遇着严重的经济困难,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带来损失和不良影响。”6月13日,博郡汽车创始人、总经理黄希鸣发布公开信称,将重新定位商业模式,争取走出困境。

6月15日,博郡汽车宣布全员待岗,待岗期间发放生活费2480元/月。

天津博郡或迎接盘侠

资金链紧张,是博郡汽车陷入困境的主因。此前,博郡汽车声称共经历了5轮融资,其中第5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6月,融资金额为25亿元。前4轮融资则未公布具体的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博郡持有97.9%股权的上海思致汽车集团技术有限公司遭到行政处罚。上海闵行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要求上海思致及时发放600多名员工的工资欠款。

博郡的资金链短缺直接影响到天津博郡的运营。

按照之前签署的合作协议,博郡汽车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并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三十日内,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在合资公司成立6个月内且合资公司取得整车生产资质后缴付第二期10.34亿元人民币。

但是,根据*ST夏利发布的相关公告,南京博郡的10亿元出资未能如期支付。截至目前,仅出资1410万元。

*ST夏利也在答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到,公司已经向博郡发送了2次公函和3次律师函。并且表示,如果博郡持续违约超过60日,有权与博郡终止协议。

如果博郡迟迟无法拿出资金,天津博郡合资项目最终或无法落地。对于一汽夏利的未来而言,也将产生重大的影响。不过,6月21日,有熟悉一汽夏利和天津博郡的知情人士对智库君表示,有一家具有地方国资背景的公司有意接盘天津博郡,此前,该公司曾经去过天津博郡考察。

“(一汽夏利)骏派D80这款车,我觉得实际上无论从内饰还是外形,已经接近主流市场的造型了,只是没有国六的车型,就差一笔资金。有人员,工厂、设备、模具改善之后也可以继续造车。有人投资还想干这个的话,完全可以做起来。”上述人士告诉智库君。

不过,近两年,地方资本对于造车新势力的热情正在减退,并逐渐趋于谨慎和理智。如果有人愿意接盘天津博郡,想要推出产品并被市场接纳,将充满挑战。

头条号
同城e哥
介绍
e同城网
推荐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