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 [切换站点]
A
B
C
D
E
I
J
K
L
M
N
O
P
Q
R
T
U
V
Y
Z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实时新闻  >  新闻头条  >  捷豹路虎 | 投资未来还是谋生当下?
捷豹路虎 | 投资未来还是谋生当下?
2020年06月23日 10:57   浏览:11   来源:同城e哥

塔塔之于捷豹路虎,是一个“虚弱”的父亲。

文丨张若思

英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二线豪华品牌捷豹路虎正在艰难求生。

日前捷豹路虎发布财报,数据显示,其上一财年全球销量为50.86万辆,同比下滑12%。今年一季度,全球累计销量为10.89万辆,同比下降30.9%。捷豹路虎财年销售额下降5%为23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054.61亿元),全财年亏损达到4.22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7.7亿元)。

与全球几乎所有主要车企一样,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捷豹路虎,在资金方面同样捉襟见肘。

眼下,除了在中国市场敲定的50亿元人民币的三年期循环信用贷款额度外,在大本营英国,资金压力仍难以缓解。自上月底传出向政府寻求超十亿英镑紧急贷款消息后,便没有下文。

展开剩余90%

与财报消息一起传来的消息还有裁员,捷豹路虎将裁减1100个合同工。而捷豹路虎母公司塔塔自身也陷入困境,无力解捷豹路虎之急。为了求得生存,捷豹路虎选择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裁员降本进行时

当地时间6月15日,捷豹路虎母公司印度塔塔汽车有限公司宣布预计将在捷豹路虎裁减约1100个合同工工作职位。当然,它同时推迟了38,000名工人中的永久职位的裁员计划。

此前,在英国拥有38,000名员工的捷豹路虎,虽利用了政府的冠状病毒职位保留计划,但仍有约18,000名英国工人被短暂停职。

与裁员一起进行的是降本计划的继续推进。据了解,过去一个财年,捷豹路虎在全球实施了一项名为“Project Charge”(降本增效)的项目,这为捷豹路虎实现了35亿英镑的成本节约。

塔塔首席财务官巴拉吉表示,塔塔汽车公司预计到2021年3月在其捷豹路虎(JLR)部门节省50亿英镑的成本,而本财年,捷豹路虎的资本支出也将从前几年每年的超30亿英镑减少到25亿英镑。

“节省现金,优先考虑资本支出,将投资支出定位在正确的领域是我们的重点。” 巴拉吉表示。

裁员降本计划的开展与捷豹路虎的资金压力有关,虽然其中断许久的生产已逐渐恢复。

据了解,捷豹路虎位于英国索利哈尔、哈利伍德,斯洛伐克的整车及发动机工厂也已全面恢复生产。

目前来看,生产的恢复或许较快,但需求的恢复来得较慢。以其寄予厚望带动销量的越野车路虎卫士为例,目前其只有2,200个预订单。

不过巴拉吉也表示,有迹象表明,路虎Defender(路虎卫士)和揽胜Evoque的订单强劲,在捷豹路虎最大的市场之一的中国以及美国和欧洲,销售正在复苏。

资金压力仍高悬

5月末,多家外媒报道称,捷豹路虎正在与政府进行谈判,以获取超过10亿英镑的贷款。相关报道称,这家汽车制造商已经就支持计划进行了数周的讨论。

当时双方均表态模糊。捷豹路虎方面称,正在“与政府就所有事项进行定期讨论”、“讨论的内容仍然保密”、“寻求多达20亿英镑的贷款说法是“不准确且猜测性的”。

英国政府方面,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发言人说:“政府定期与汽车制造业联系,以帮助他们度过这场危机。我们认识到冠状病毒带来的行业挑战,企业可以利用前所未有的一揽子措施,包括筹集资金的计划,税收法案的灵活性以及对员工的财务支持。”

双方虽并未完全否认这一传闻,但之后这一传闻就没有任何下文。事实上,这一紧急求助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本来就不大。当时报道就有指出,捷豹路虎不符合”企业融资设施”计划要求的“投资等级评级”。

据了解,在3月11日公布年度新预算之际,英国财政部长Rishi Sunak宣布采取一揽子措施支持因新冠疫情受到影响的公共部门、个人和企业,包括“企业融资设施”计划、调整法定病假工资和统一福利救济规定等。

其中,涉及大型企业的即为”企业融资设施”计划,即对于大型企业,通过执行“企业融资设施”计划,由英格兰银行购买大型企业短期债务,帮助企业应对因疫情带来的短期资金挤占,允许其出售短期债务。

但其中一项要求为企业要达到“投资等级评级”。但捷豹路虎评级却为垃圾股,并不符合要求。

虽另有报道指出,英国政府可能考虑持股捷豹路虎,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参照去年英国钢铁的倒闭,英国救助力度不会像法国和德国政府那么大。就算出台了救助政策,应该也是减免税收、加大短期工作制度这种,入股或者可转债几率不大。

路虎前工程师、汽车行业分析师Charles Tennant日前在接受《考文垂电讯报》采访时表示:“现在很多人猜测捷豹路虎公司正在向英国政府寻求10亿英镑的巨额救助资金,问题是英国纳税人是否会忍受另一个(可能是延长的)国家援助期,这将在何处结束?塔塔公司是否还会有进一步的要求,也要救助其在英国威尔士塔尔伯特港的亏损的钢铁公司?”

对捷豹路虎的救助已有先例。此前,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塔塔集团向当时的工党政府寻求政府援助,时任商务部长彼得·曼德尔森断然拒绝:“在考虑进行任何形式的救援之前,公司的印度所有者必须考虑自己的资源,并通过严格的考验。”

而后随着形势进一步恶化,2019年3月初,英国政府通过了2700万英磅(约合2.71亿人民币)的贷款给路虎以开发新式的小型路虎车型,代号LRX。

但时任塔塔集团董事长拉丹·塔塔(Ratan Tata)在此后不久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旗下捷豹、路虎品牌需要英国政府提供5亿英镑(约合7.34亿美元)的贷款担保。如果英国政府不能向捷豹、路虎品牌提供财政救援,塔塔将在捷豹、路虎的汽车工厂进行裁员。

对于如今局面,Charles Tennant 表示:“塔塔似乎持枪对着我们政府的脑袋,一旦雇员休假结束,国家援助可能会或可能不会抵御成千上万的裁员。这一策略在1970年代和80年代经常被利兰和后来的奥斯汀罗孚集团采用。”

“塔塔集团不能简单地将我们纳税人的钱视为低利率的ATM自动取款机,而不会产生任何后果。”他表示。

对于救助捷豹路虎,英国政府似乎兴趣不大,同时有些乏力,毕竟要救助的对象太多。

英国政府更倾向于对行业整体研发的投资。英国已制定的工业战略中将汽车行业置于重要位置。据其介绍,政府已投入的资金包括——1亿英镑的华威大学国家汽车创新中心,1.29亿英镑的考文垂电池工业中心,2亿英镑政府资助的互联自动驾驶中心,并在2015-21年度15亿英镑的对“零碳排放之路”战略进一步资助。

而无论如何,捷豹路虎的资金压力始终“高悬”。最新财报显示,截至三月底,捷豹路虎拥有37亿英镑(47亿美元)的现金和19亿英镑(24亿美元)的未提取信用额度。

然而公司在4月和5月已花掉了15亿英镑(19亿美元),预计到6月末本季度结束现金流出共计将达20亿英镑(25亿美元)。而短时工作制度虽缓解了捷豹路虎的一部分资金压力,却不能解决长远问题。

不过,日前在捷豹路虎扩张的主要市场之一中国,捷豹路虎中国宣布获得了几家中国银行50亿元人民币的三年期循环信用贷款额度。据了解,此次融资将有助于企业的日常运营,和捷豹路虎中国未来的研发以及长远投入储备资金。

预计捷豹路虎在中国的市场发展将继续平稳,此前英国员工的三周“停薪留职”计划与此次裁员均未涉及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一枝独秀

在捷豹路虎发布的2019/20财年财报,中国市场表现突出。数据显示,自去年7月以来,中国市场销售业绩获得连续六个月的双位数增长。在中国市场优异表现支持下,捷豹路虎在财年的第二、三两个财季均实现了盈利与营收的连续增长。

在2020/21财年开始之后,中国市场的快速恢复已成为捷豹路虎全球复苏的一大亮点——捷豹路虎在华终端零售量于四月和五月分别实现环比增长49.5%及18.2%,目前同比已经恢复到了与去年同期水平持平的状态。

与全球市场相比,捷豹路虎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一枝独秀,然而中国能否撑起捷豹路虎的未来还很难说。众所周知,二线豪华品牌近年来在华生存压力颇大。受到BBA豪华品牌的价格下探影响,市场空间遭挤压,而品牌力较弱的捷豹路虎面临的挑战很大。

此前,很多二线豪华品牌都在持续降价。而价格的不稳定与不坚挺,让业内外对于捷豹路虎车型的价格调侃为“七折虎八折豹”,这也让捷豹路虎的品牌力进一步受到质疑。

眼下,面对疫情对全行业的无差别打击,投资未来还是谋生当下是每个车企面临的难题。底特律三巨头已在新技术投资上开始缩减规模,福特汽车公司已将其自动驾驶汽车商业服务推迟到2022年,通用汽车则关闭了旗下Maven汽车共享服务。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此前宣布,暂停研发和推出一款针对乘用车的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即使强如大众,在加大电动化、自动驾驶方面投资后(如提高江淮大众合资公司股比,投资国轩高科),也同时定下了进一步压缩研发和其他投入的目标。将注意力集中到最重要的领域是它们的一致做法。

而企业间的联合结盟同样在加速。6月10日,福特汽车和大众汽车正式签约,双方将实现在中型皮卡、商用车和电动车领域内协同合作。

当然,捷豹路虎也看到了未来行业的发展大势。近日有消息传出,捷豹路虎正在与比亚迪商榷,在电动车电池方面展开合作。如果合作谈妥,比亚迪有望在英国建设工厂专门生产电动车电池。如果顺利,这也是捷豹路虎在电动化方面的一个重要举措。

去年,捷豹路虎就曾宣布投入10亿英镑针对布罗姆维奇城堡工厂和捷索利哈尔工厂进行改造,主要是为了铺设捷豹路虎旗下最新的MLA平台,该平台可兼容插电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动力系统。

但在资金上捉襟见肘的捷豹路虎能有多大能力持续投资未来“四化”,在合作联盟上,捷豹路虎如何展开,决定了捷豹路虎未来的发展走向。

此前,Charles Tennant就曾表示,捷豹路虎比其他更大的高端豪华汽车制造商更脆弱。

“在汽车业务上,规模决定一切。它与开发新产品和投建新工厂所需的巨大投资有关。即使是像福特、通用汽车、丰田和大众这样体量巨大的制造商也在尽可能地合作,共同分担投资负担,特别是在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方面。”他表示。

考虑到在车辆平台开发(特别是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方面所需的大量投资,捷豹路虎公司规模太小,无法实现规模经济。这使得人们对其未来充满担忧。

相关分析人士也认为,塔塔之于捷豹路虎,是一个“虚弱”的父亲,虽然后者作为塔塔的现金流,一度贡献了塔塔营收的80%,但从塔塔那里得到的支持有限。在市场风云突变下,塔塔并未能为捷豹路虎指出一条明路。

捷豹路虎如何突破当前困境,求得生存和发展,还有待考验。

头条号
同城e哥
介绍
e同城网
推荐头条